东野圭吾资深粉

镜音双子全世界第一可爱!

【园医】以你之名作我墓志碑

以你之名作我墓志碑

  

【园医向,艾米丽白化有】  

【文笔丧失请谅解】

【题目来源于网络,侵必删】

  “说实话,你不觉得今天天气很好吗?艾米丽。”

  她觉得女孩天使般洁白的面庞真是迷人极了,那波光粼粼的玻璃体正嵌在眼眶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于是她轻抚上女孩僵硬的脸,轻声作语:“那我们就去我们相遇的地方如何?”

  怀中的人没回答,她一向了解她的天使的性格,便当默认了。

  熏衣草此时正是开放的盛季,淡紫色的花瓣就这么镶嵌在熏衣花草里,随着微风拂过,留下一股令人流连忘返的熏香和动人的身姿。

  她推着轮椅的扶手缓缓地向前推去,皮鞋将生机盎然的薰衣草压在脚下冰冷潮湿的泥土中,若是在继续发力,脆弱的萼片定然将会失去对花瓣的保护,让那甘汁可口的花液在泥土地上留下一迹黯淡的痕迹来,不过无人知晓就是了。

  随风飘涩的淡紫色唤起了她内心深处所不愿触及的回忆。

  还记得在那时,她的眼眸中浮现出来的是女孩惨淡无光的纯白色脸庞,那略带些纯白的颜色试图在她发迹生端的地方渲染下一丝丝生命迹象,这让女孩的身影更加神圣而不可赎渎起来,怕是惶恐略带一点邪念都会玷污了那洁白无瑕的光。

  忘却了是谁先动了情,生命中第一次见面就像一见钟情一般,泪流满面地相拥在一起,索取着对方的温度。

  又是一阵瑟瑟春风吹来,打断了她的思绪,一股清凉将她的棕色发丝吹起,围在带着隐约淡香的发梢旁边,四处摆弄着,不料一不小心刮到了她的面庞,引得她的几声轻笑。

  最终脚步在一片淡紫色中竖立的墓碑前停下来,如是有声音,但只是在那片花海中徘徊,停歇一阵子又继续漫步起来,只是不曾在离开过围绕着墓碑的薰衣草。

  “不知不觉就到了呢,我们相遇的命中注定之地。”

  她轻抚大理石修砌的墓碑壁,在墓碑底端的照片停下来,照片中的是一名患有白化病的美丽少女,本该显得风采多姿的棕发在白澈的威慑力下变得苍白无力,就像被恐惧感紧紧地攫住了颈喉,不得动弹。

  但很快照片就得到了它梦寐以求的奖励,她像恋人之间的爱意传达一般亲吻着照片中的女孩,也许是哪里下了点小雨吧,几滴晶莹的液体落在照片外面的玻璃相框上,消失不见,如同那熏衣草花液的无人知晓一般。

  她的女孩格外俏皮,在她走神的空隙中竟丢下轮椅,消失在大片大片的薰衣草花群中,留下还存有淡淡温热的空轮椅和摆动着舞姿的熏衣花丛。她愣了愣,不久后就领略其意,了然一笑,在熏衣花海中追寻着女孩的踪迹和身影。

  在她身后的墓碑略带孤寂地竖立在花丛中,照片中的女孩依旧美的让人流连忘返,如同腐朽的墓碑上所刻的字一般:“致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你那最亲爱的艾玛。”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