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资深粉

镜音双子全世界第一可爱!

冷暴力

  冷暴力 (&第一人称)
  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我却被周围的凉意所贯穿,如同身体里的内脏都被挖出来的不适感,于是我试图将注意力转移来消除这种不适。
  但察觉到这种恶意越发强烈,甚至还开始愈发强烈,那些愚蠢的群居动物在我旁边窃窃私语 ,用可笑的语气来控诉我的罪行,冷嘲热讽一番借此来满足他们令人作呕的自尊心。
  而我的听觉像是被他们所占据,在我脑海里不停地播放那些伤人的流言蜚语。
  尽管我竭尽所能地想要控制住自己发颤的身体,但我那可怜的自尊心还是使愤怒冲破了我的大脑。
  “老师——”
  而现在的状况就是我在上课时间,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起来,行为无礼地扰乱课堂纪律。当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抬头就撞上了老师充满怒意的眸。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没有事就赶快给我坐下,给你算扰乱课堂纪律!”
  我双手紧紧地拽着被汗水濡湿的衣襟,盯着教室内简陋的木地板,它里面的深圈像是要把我紧紧攫住一般,令我不得动弹。
  令我恐惧的不是那古板的书呆子,而是坐在教室里全体四十名学生责怪和厌恶的眼神,那双眸使我什么话都说不出。
  “对不起。”
  我深深地鞠上一躬以示我诚恳的敬意,然后迅速坐会自己的座位,以免被旁边自作多情的学生们抓到什么把柄,以此来数落我一番。
  但眼下,此时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了,毕竟已经没有人愿意搭理我了。
  他们总是这样,将我隔离在外界后,热衷地跟同伴诉说着我的不幸,仿佛自己十分愿意助人为乐,并在内心里感叹自己的幸运,好似上帝多么偏爱他一般。这种践踏在他人不幸上的快乐,总是令我替他们感到悲催。
  最开始是嘲讽和不屑,逐渐转化为熟视无睹和无视。我愈来愈像一个透明人,占据着班级里的一个角落,守着桌角的的一瓶纯白的菊花。
  其中的原因,大概我是清楚的。 就像是一个个精美包装内混入了一个残次品,那种挫败感,顿时充塑着我的内心。
  “就这样就好了。”
  我喃喃自语道。
  最终残次品还是无力的垂下了头。
  〖End〗
  
  
  
  
  

评论

热度(7)